快時尚成衣廠回流台中 無人產線年織8萬件衣服

台中精密機械園區,這座年產量約8萬件的成衣廠,只有8台一體成型織衣機,約每30至40分鐘能織出一件完整衣服。因為導入了數位設計軟體與如3D列印般的無人成衣產線,包含管理階層,整座工廠只有5位員工。

號稱從下單到交貨只要兩週,比起紡織業動輒數月的跨國分工生產工時,無人產線大幅縮短了時間。

過去幾十年,因為勞力成本上升,幫台灣賺進第一桶金的成衣工廠,從台灣一路遷徙至中國、越南甚至是非洲。睽別10多年再重返回台設產線,紡織業追隨廉價勞動力的策略正在改變,走向靠近市場的短鏈供應模式正在崛起。

優衣庫「未來工廠」 打響日本製造

9月,麥肯錫訪談了188位國際品牌與供應鏈主管。結果顯示,有七成九的受訪者認為,2025年,紡織業的供應鏈將逐步從亞洲生產並外銷全球,走到短鏈供應,在美國、墨西哥、土耳其等地,逐步建立起如衛星般的紡織供應鏈。

而這場變革正在全球各地悄悄的展開。

開出第一槍的是總部設在東京的優衣庫。兩年前,優衣庫與日本自動縫紉機大廠SHIMA SEIKI(島精機)合資,共團研發設立在東京的「未來工廠」。靠著如3D列印的一體成形機台,已經連續多年推出「日本製造」的服飾。

傳統的成衣廠,要把數十片的布料靠手工縫成一件衣服,因此走的是人海戰術,必須靠大量勞動力。但優衣庫與SHIMA SEIKI的一體成型縫衣機,因為能像織襪般一次縫出一整件衣服,少了紡織產業最耗費人力的工序,日本製造才有可能。

優衣庫著眼的是,在主要消費市場的周邊實驗小型生產基地,讓快時尚品牌更快速的抓準市場潮流,反應客戶需求。

佈局小型工廠 走向彈性與客製化

同樣的轉變也在中台灣上演。錦祥紡織能在台中設立成衣工廠,同樣使用SHIMA SEIKI的一體成型縫衣機。

走進這條產線,5、6間教室大小的樓層,沒有如螞蟻雄兵的車縫工與縫紉機,只有擺滿電腦的研發中心和8台一體成型縫衣機,正織出一件又一件的上衣。